April 20, 2012

防潮箱

  冬季的前腳剛離開沒多久,我的防潮箱隨後抵達。
  其實是這個冬天被嚇怕了,活了20年第一次親眼見到橘子和吐司之外的東西發霉,而且是活生生就在我身邊上演。從小生長在南國,陽光高溫灼疼,雨也是毫不保留的傾瀉,潑辣一如老舊四合院的大媽,灑掃家裡、亮麗如新後,倏地把拖把水往外一倒,你不小心被噴著了嘀咕一句,還得受到連串的高聲責罵,但下回見面她依舊親暱的拉著你的手問你家裡大小瑣事。台北的天氣不同,夏天也熱,但沉滯,堵你全身毛細孔的那種狠勁,而下起雨來也悶不吭聲,受了委屈往心裡放,也不說,只給你一張臭臉,搞得大家心情都差,下回見面還不禁憶起上次的尷尬不痛快。於是這樣悶了整個冬季,有一回洗床單時發現枕上竟有一圈若有似無的淺青綠,只好趁著某日大太陽,扛著枕頭和床墊往頂樓跑,一邊渴求紫外線殺菌,一邊噴掃酒精,但除此之外,也只能對自己心理建設,自我催眠一番,心臟強大點,神經麻木些,閉上眼仍舊是一夜好眠。但衣櫃裡可慘了,整個冬季我懶,每天都背著同一只背包出門,餘下兩個索性丟進衣櫃裡。有天想換個不同風格的搭配,殊不知兩個包包都發了霉。JANSPORT向來耐操倒好處理,丟進洗衣機攪一攪便成;另一個白色帆布、皮革背帶,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,當下決定先用垃圾袋罩著,免得孢子四處飛揚荼毒眾生,心裡想著要上網找間專門清理包包的店家,才不致於毀了它,但轉念間又過了數個禮拜,而它就一直被擱在玄關處。後來又有一次,心血來潮把戴了四五年,竹製鏡腳的眼鏡從眼鏡包裡拿出來,沒料到一直放在書桌上的東西也能發霉,對這鬼城的厭惡又多了好幾分。
  「發霉」這件事滿玄妙的。仔細一想我們其實活在一個滿佈孢子的世界,每一次我們為了存活而吐納空氣,其實孢子也來回進出交換……(算了我不想再想下去)然而一旦當牠們找到合適的場域著床生根,開啟了一個屬於真菌的花花世界,我們憎惡至極非得立馬除之,否則內心糾結,疙瘩久久難以釋懷。大抵人們普遍都有種共通的惰性,非要事物在眼前開展方能相信其存在。而對黴菌的厭惡大概也突顯出人類對家居空間的佔有慾,「這是我房間,媽的孢子來搗什麼亂!」再加上古語有云:「流水不腐,戶樞不蠹。」黴菌的生成同時也意味著怠惰人格的養成,一定是因為我太疏於打掃,孢子才有機會乘虛而入……
  這城市太莫名其妙了。
  想來想去我覺得還是要
怪罪於台北城的爛天氣,但為了讓我的相機能長遠運作,生活在鬼城也只能因地制宜的入手防潮箱,上PPT爬了文,幸運的跟到了團購。本來想學學網上盛行的開箱文模式,但照片也只是草草拍了幾張。偌大的箱子占去房間一大角,包裹用的保麗龍掉了些碎屑,相機傳輸線抑或電腦又出了點問題。人世間的凡塵瑣事搞得我很焦慮,但可惜我也不曾住在天上,雖然煩躁但只得先暫時拋下不管,打算睡一覺明早醒來再說。

IMG_1079
(好可愛<3)

IMG_1081
(我其實不太懂這個十元的用意)

IMG_1084

IMG_1085
(好多垃圾= =)

IMG_1092
(覺得放在書桌下剛好,但還有很多東西要整哩,也許之後會再搬吧…)

3 comments:

芝妘 said...

這太讓我心動了啊!!!!!!我決定也做好防潮防線!!!!!!不會再輕易讓孢子趁虛而入!!!!!!

I-LIEN said...

這篇好一氣呵成!讀得很愉快:D

賴建岱 said...

伊莉莎白羊:
防潮箱真的是很重要欸
無法跟天氣抗衡只好想辦法面對了嗚嗚

伊蓮:
耶謝謝你~
我還有點擔心自己來到這邊會很囉哩叭縮